情路漫漫皆是你全文阅读

2019/12/2 18:47:51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情路漫漫皆是你
第1章 订婚宴

真讽刺,男朋友订婚,新娘不是她。网站newstoutiao.com.cn

有本事结婚,怎么没本事说分手呢?

瞧着大厅里面容愉悦的男女,辛萝眼底只有逐渐浓烈的怒火,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中。

躲在隐蔽的角落里,足足看了半小时,辛萝才终于咬牙走出去。

男人可以没有,但气场必须足!输人不能输势。

辛萝冷着一张娇俏的小脸,伸手将身上的小礼服往下一拽,很好,有料。

看着谈笑风生的男人,辛萝大步径直走过去。

江城天价级酒楼,海宴。

今晚,在这里举行订婚礼的是赖家大小姐赖美灵。版权http://www.newstoutiao.com.cn/而新郎,不巧,正是前一秒对她海誓山盟的周寒。

这一切,来得措手不及。

本来今晚她还在顺利毕业的兴奋中,结果突然接到学长的信息,说周寒在这儿订婚,和赖家大小姐。

“周寒!”

辛萝在周寒身后定定站住,声音清亮而生脆。

这一嗓子,不可避免的惊扰了周围的人,周寒和赖美灵同时回头看她,还有刚刚和他们交谈甚欢的人。

赖美灵穿一身精美的礼服,耀眼夺目,目光在辛萝身上快速打量了一遍,触及辛萝傲人的上围时不屑的冷哼了声,穿成那样,这是打算出来卖的?

“阿寒,你同学吗?这打扮我看着,呵,不太像。”赖美灵语气嘲讽意味十足,目光从辛萝身上撇开,只觉得跟这种人说话,是拉低了她的身份。阅读http://www.newstoutiao.com.cn/

周围不乏周寒的同学,不少人是认识辛萝的,好几个面色复杂,想上前帮忙说几句话,可最后都沉默。

这是周寒的选择,他们能理解。

这个“拼爹”年代,从出生起他们就输在起跑线。

如今有本事被赖大小姐看上,拼岳父岳母也是捷径。

和学校不同,这才是现实。

周寒盯着娇媚明艳的辛萝,目光变得幽暗,这,是他两年来第一次看到辛萝穿这样的衣服,更不知道有如此的好身材。

周寒眼神发直的看着辛萝,被赖美灵撞了下后才反应过来。情路漫漫皆是你全文阅读

当即有些尴尬,立马侧身对已经不高兴的赖美灵快速解释。

“美灵,别误会,这是我宿舍哥们的妹妹,来找他的。”周寒随便指了个同学,话落又看着辛萝道:“辛萝,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还要参加毕业晚会,要不我让你哥先送你出去吧。”

他还没跟她提分手,不过赖父承诺给他升职,赖母送他一栋别墅后的今天,周寒终于下定决心要跟辛萝一刀两断。

可现在,骤然看到娇媚如花的小女友,又动摇了。

到底,他是真心喜欢辛萝的。

“周寒,到现在了,你还要骗我?”辛萝忽然觉得有些失望,跟她谈了两年恋爱的男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辛辛,我先送你出去。原文http://www.newstoutiao.com.cn/”周寒侧身看了眼远处的岳父岳母,推着辛萝就走。

辛萝忽然挣扎,猛的推开周寒,都到这时候了他还想粉饰太平?

要订婚是嘛,呵,辛萝心里冷笑,就是让你定不成!

“周寒!”辛萝推开周寒,怒目横瞪,指着赖美灵问他:“你要我还是要那个女人?”

“辛辛,别闹,先回去,你哥要是生气了我们可不帮你。”周寒面色很是难看,一边是财富唾手可得的富家女,一边是娇美如花的小女友,两边都不想放弃。

恨只恨,到底是谁告诉辛萝的,今天明明是辛萝毕业晚会的时间。

“是不是我哥,你还不知道?别说废话,你就说,当着那个女人的面说清楚,到底你要我还是要她!”辛萝心底的愤怒已经压制不住,小脸子绷得死紧。

唾手可夺的富贵,辛萝也知道周寒不会选自己,但,她就是要在赖美灵和周寒的心底扎一根刺。

赖美灵嘲弄的轻笑出声,侧身将手里的香槟随手放在台面上,优雅的走近辛萝,轻眯的眼神是满满的嘲讽。推荐http://www.newstoutiao.com.cn/

“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跟我比?”

对于这小丫头的自信和勇气,赖美灵只能用无知来形容,瞧瞧这逼迫的话,真是幼稚得很。

男人这种生物,哪里是只能有爱情就可以满足?

赖美灵话落,辛萝立马瞪回去,半点不示弱,反唇相讥。

“哦?那乳臭早干的老阿姨,可以抢别人男朋友了吗?抢别人男朋友这种三观不正,做道德败坏的三儿,老阿姨,你这么高兴啊?”

赖美灵当即被辛萝的话刺了下,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手一抬就想打下去。

“辛辛!”周寒上前一步及时拉开辛萝,转身对赖美灵解释道:“她年纪小……”

“阿寒,选吧,我跟这小妹妹,你选谁。你放心,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理解。”赖美灵忽然换了个语气对周寒说话,但声音里还是掩饰不住委屈和失望。

善解人意的大度,自然比辛萝小丫头一般的撒泼胡闹更得人赞扬。

周寒看着赖美灵,心里还在矛盾着。

他都想要,辛萝是需要人疼的小女孩,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只要她一笑,他心都是敞亮的。

赖美灵是富甲一方的上流千金,娶了她,他可以比别人少奋斗几十年!更何况她还是优雅的贤妻。

辛萝伸手拉着周寒袖口,软软的喊他,“周寒。”

周寒转头看她,辛萝睁着圆溜溜的眼睛。

“我在网上订了月宫的票,特意为你庆祝的,不是别的地方,是月宫哦,你以前说,只要能进去看一看就满足了,今晚上我们就可以去。”

月宫,江城最大最豪华的销金窟娱乐城。

是个真正一掷千金的地儿,往往一瓶酒就能开到天价。

对于他们这些在校的寒苦学生来说,那是个只可仰望的地方。

“月宫?”

周寒心软了,进月宫哪是那么容易的?票价都高得咋舌。

不知道辛萝又背着他打了多少份零工……

周寒正感动当下,旁边的赖美灵竟然嗤笑出声,指着辛萝,眼睛却看向周寒说:

“不是吧?网上订购?”那种东西在她赖美灵的世界里,就是low到极致的存在。

赖美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阿寒,原来是我高看你了,你也只适合这种穷酸把戏,永远,都做不了人上人。”

周寒那颗渐热的心,当场降到零度。

眼一闭,艰涩开口,“辛辛,我们分手了,你走吧。”

第1章 订婚宴

真讽刺,男朋友订婚,新娘不是她。

有本事结婚,怎么没本事说分手呢?

瞧着大厅里面容愉悦的男女,辛萝眼底只有逐渐浓烈的怒火,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中。

躲在隐蔽的角落里,足足看了半小时,辛萝才终于咬牙走出去。

男人可以没有,但气场必须足!输人不能输势。

辛萝冷着一张娇俏的小脸,伸手将身上的小礼服往下一拽,很好,有料。

看着谈笑风生的男人,辛萝大步径直走过去。

江城天价级酒楼,海宴。

今晚,在这里举行订婚礼的是赖家大小姐赖美灵。而新郎,不巧,正是前一秒对她海誓山盟的周寒。

这一切,来得措手不及。

本来今晚她还在顺利毕业的兴奋中,结果突然接到学长的信息,说周寒在这儿订婚,和赖家大小姐。

“周寒!”

辛萝在周寒身后定定站住,声音清亮而生脆。

这一嗓子,不可避免的惊扰了周围的人,周寒和赖美灵同时回头看她,还有刚刚和他们交谈甚欢的人。

赖美灵穿一身精美的礼服,耀眼夺目,目光在辛萝身上快速打量了一遍,触及辛萝傲人的上围时不屑的冷哼了声,穿成那样,这是打算出来卖的?

“阿寒,你同学吗?这打扮我看着,呵,不太像。”赖美灵语气嘲讽意味十足,目光从辛萝身上撇开,只觉得跟这种人说话,是拉低了她的身份。

周围不乏周寒的同学,不少人是认识辛萝的,好几个面色复杂,想上前帮忙说几句话,可最后都沉默。

这是周寒的选择,他们能理解。

这个“拼爹”年代,从出生起他们就输在起跑线。

如今有本事被赖大小姐看上,拼岳父岳母也是捷径。

和学校不同,这才是现实。

周寒盯着娇媚明艳的辛萝,目光变得幽暗,这,是他两年来第一次看到辛萝穿这样的衣服,更不知道有如此的好身材。

周寒眼神发直的看着辛萝,被赖美灵撞了下后才反应过来。

当即有些尴尬,立马侧身对已经不高兴的赖美灵快速解释。

“美灵,别误会,这是我宿舍哥们的妹妹,来找他的。”周寒随便指了个同学,话落又看着辛萝道:“辛萝,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还要参加毕业晚会,要不我让你哥先送你出去吧。”

他还没跟她提分手,不过赖父承诺给他升职,赖母送他一栋别墅后的今天,周寒终于下定决心要跟辛萝一刀两断。

可现在,骤然看到娇媚如花的小女友,又动摇了。

到底,他是真心喜欢辛萝的。

“周寒,到现在了,你还要骗我?”辛萝忽然觉得有些失望,跟她谈了两年恋爱的男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辛辛,我先送你出去。”周寒侧身看了眼远处的岳父岳母,推着辛萝就走。

辛萝忽然挣扎,猛的推开周寒,都到这时候了他还想粉饰太平?

要订婚是嘛,呵,辛萝心里冷笑,就是让你定不成!

“周寒!”辛萝推开周寒,怒目横瞪,指着赖美灵问他:“你要我还是要那个女人?”

“辛辛,别闹,先回去,你哥要是生气了我们可不帮你。”周寒面色很是难看,一边是财富唾手可得的富家女,一边是娇美如花的小女友,两边都不想放弃。

恨只恨,到底是谁告诉辛萝的,今天明明是辛萝毕业晚会的时间。

“是不是我哥,你还不知道?别说废话,你就说,当着那个女人的面说清楚,到底你要我还是要她!”辛萝心底的愤怒已经压制不住,小脸子绷得死紧。

唾手可夺的富贵,辛萝也知道周寒不会选自己,但,她就是要在赖美灵和周寒的心底扎一根刺。

赖美灵嘲弄的轻笑出声,侧身将手里的香槟随手放在台面上,优雅的走近辛萝,轻眯的眼神是满满的嘲讽。

“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跟我比?”

对于这小丫头的自信和勇气,赖美灵只能用无知来形容,瞧瞧这逼迫的话,真是幼稚得很。

男人这种生物,哪里是只能有爱情就可以满足?

赖美灵话落,辛萝立马瞪回去,半点不示弱,反唇相讥。

“哦?那乳臭早干的老阿姨,可以抢别人男朋友了吗?抢别人男朋友这种三观不正,做道德败坏的三儿,老阿姨,你这么高兴啊?”

赖美灵当即被辛萝的话刺了下,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手一抬就想打下去。

“辛辛!”周寒上前一步及时拉开辛萝,转身对赖美灵解释道:“她年纪小……”

“阿寒,选吧,我跟这小妹妹,你选谁。你放心,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理解。”赖美灵忽然换了个语气对周寒说话,但声音里还是掩饰不住委屈和失望。

善解人意的大度,自然比辛萝小丫头一般的撒泼胡闹更得人赞扬。

周寒看着赖美灵,心里还在矛盾着。

他都想要,辛萝是需要人疼的小女孩,跟她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只要她一笑,他心都是敞亮的。

赖美灵是富甲一方的上流千金,娶了她,他可以比别人少奋斗几十年!更何况她还是优雅的贤妻。

辛萝伸手拉着周寒袖口,软软的喊他,“周寒。”

周寒转头看她,辛萝睁着圆溜溜的眼睛。

“我在网上订了月宫的票,特意为你庆祝的,不是别的地方,是月宫哦,你以前说,只要能进去看一看就满足了,今晚上我们就可以去。”

月宫,江城最大最豪华的销金窟娱乐城。

是个真正一掷千金的地儿,往往一瓶酒就能开到天价。

对于他们这些在校的寒苦学生来说,那是个只可仰望的地方。

“月宫?”

周寒心软了,进月宫哪是那么容易的?票价都高得咋舌。

不知道辛萝又背着他打了多少份零工……

周寒正感动当下,旁边的赖美灵竟然嗤笑出声,指着辛萝,眼睛却看向周寒说:

“不是吧?网上订购?”那种东西在她赖美灵的世界里,就是low到极致的存在。

赖美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阿寒,原来是我高看你了,你也只适合这种穷酸把戏,永远,都做不了人上人。”

周寒那颗渐热的心,当场降到零度。

眼一闭,艰涩开口,“辛辛,我们分手了,你走吧。”

第2章 赶出去

“周寒!”

饶是辛萝有准备,但周寒一秒决定分手,辛萝的心还是被狠狠一刺。

不可置信的望着周寒,嘴角微微颤动,吸了下鼻子天真的问,“因为她妈妈给你买车了?所以你选她?”

被她这么直白的指出来,这令周寒很难堪。

“辛萝,你已经不是孩子了,别再继续对我胡搅蛮缠,我爱美灵,跟物质没有任何关系。你最好听懂我的话,忘了我,找一个比我的好的男生……”

“渣男!”生生打断周寒的话。

辛萝转身抓了一杯倒满红酒的杯子,利落的泼在了周寒脸上。

周围瞬间想起一阵惊呼声,殷红的液体顺着周寒清秀的脸颊滴落,浅色的西装上也是斑驳的痕迹。

周寒额前的发丝狼狈的搭着,脸上道道红色液体,看起来很有几分狰狞。

“辛萝……”

“啪--”

周寒怒声刚出,一声脆响忽然响起。

现场状况在这瞬间陷入混乱,周寒忙接过纸巾擦了下眼睛,看清楚状况后立马上前拉人。

赖美灵还维持着打人的姿势,不知道哪儿的臭丫头,搅了她的订婚宴不说,还敢泼周寒红酒,不打她,明儿江城就是她的笑柄!

正好连带着刚才吃瘪的火一起还了。

“你凭什么打我?你居然敢打我!”辛萝怒了,跟个小无赖似的冲上去就对赖美灵一顿拳打脚踢。。

不说当场围观的人,就连赖美灵自己一样,都没料到辛萝竟敢在这种场合这么撒泼。

赖美灵惨叫一声,当即伸手挡开,尖利的指甲毫不客气的去挠辛萝那张艳丽得跟狐狸精似的脸。

辛萝仗着个子小身体灵活,左闪右蹿,愣是没让赖美灵得趁。

“美灵!”周寒上前拉着赖美灵,看了眼已经激红了眼的辛萝,同样是满腔怒火。

但他还没失风度到怎样的地步,拦着赖美灵劝。

“算了,她还是小,让她走吧,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今天才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别因为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闹得不开心。”

“周寒,我现在还能高兴得起来吗?”赖美灵怒视着周寒,“我要报警,这个疯子破坏我的订婚礼,我要告她,我要她坐牢,一辈子都出不来。”

“美灵……”周寒有一丝慌了,一个进监狱的前女友,他不想看到这种结局。

这时,喧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赖父同一行赖家长辈都走了过来,目光冷冷的看了眼周寒,直接忽略辛萝,看向赖美灵。

“美灵,注意你的身份,别和使市井泼妇一般。”

赖母上前扶着女儿的手,怒其不争道:“跟这种疯丫头争风吃醋,美灵,妈妈教你的你都忘了?”

周寒心底惊了一跳,低垂着脸不敢看赖家的人。

“我……”赖美灵委屈出声,有明显的哽咽。

赖母眼眸轻抬横了眼周寒,要不是女儿坚持非周寒不可,周寒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周寒啊,妈对你,更失望!”赖母冷冷出声。

周寒底气极弱的点头,这瞬间想起的是赖母送他的那辆豪车还有别墅。

“妈,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望了,您相信我,我保证把事情处理好,不让美灵伤心。”周寒认真的保证道。

辛萝面红耳赤的望着那个对赖家人唯唯诺诺的男人,眼泪直接就滚了下来。

金钱真是个好东西,曾经清风明月的男人,说要赚很多很多钱养自己,日日嘘寒问暖,如今变成赖家的一条狗似的,摇尾乞怜。

“周寒,我对你也,很失望……”

辛萝的话断断续续的出声,周寒忽然转身,面容依旧俊美清朗,但目光寒冷,“辛萝,你走吧,再闹,我叫保安来请你出去。”

“周寒,你真是好样的。”辛萝嗤笑,“愿你心中的白玫瑰,终有一日成你心尖针,食不下咽!”

赖美灵拳头紧握,终于忍受不了,大声哭喊,“周寒!让她滚!”

“服务员,请保全进来,把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赶出去。”周寒直接转身喊人。

辛萝脸色一白再白,狠狠咬着牙,目光一一划过这些人,她要牢牢记住这些人,这些人带给她的屈辱,还有周寒,从此一刀两断。

两名身形高大的保安很快走了进来,围观的人群识趣的让开,赖家人全都冷眼看着,并没觉得半点过分,甚至一丝目光都没有分给她。

辛萝忽然冲向周寒,手指着自己,望着他问:“如果我也很有钱很有钱,我也去包一个小白脸,高兴了赏他口饭吃,不高兴了随便打骂,反正是我的狗,我养他,就是再造之恩。”

“辛萝!”周寒面色红白相加,这种话,从她口里说出来,只会令所有人觉得他龌龊。

辛萝大眼忽闪忽闪的,抿唇一笑,“你叫我做什么,恼羞成怒了,我说的是狗,怎么你觉得这个狗和你一样?”

“胡言乱语,我和美灵是真心相爱,保全赶她走。”

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轻声细语的大厅里许多人都面带尴尬。

这可是,看了出好戏啊。

赖家公关也是水平不凡,三言两语就将现场救了回来,而补好妆的赖美灵依然小鸟依人的挽着周寒手臂出现在众人视线,似乎,刚才的插曲都不存在一般。

辛萝被扔了出去,狼狈的趴在地上好久都没爬起来。

在人来人往的酒楼门口,由着进出人的打量,她哭得泣不成声。

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说扔就扔,一点都不带怜香惜玉,真是气死了。

更气的是,她被五大三粗的保全一推,新买的高跟鞋坏了!

她花了三百块买的!

心疼死了,看着鞋跟断了的高跟鞋,辛萝越想越委屈,好多钱呢,委屈得一下就哭出来。

躲在树荫下,翻开小包包,拿了张纸巾出来胡乱擦着脸。没镜子看不到脸,但妆无疑已经花了。

这妆,是她现学现画,捣鼓了半下午才画上的,而现在,像个小丑。

辛萝不知道,她妆花完了,丑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路边停了辆加长版豪车,离辛萝面前不过两米远,黑漆漆的车子,跟打了层蜡一般油光蹭亮。

车前座的司机不在,外面人压根看不到车后座坐的男人。

靠着树干,搂着银色高跟鞋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成功引的起了车内男人的注意。

第2章 赶出去

“周寒!”

饶是辛萝有准备,但周寒一秒决定分手,辛萝的心还是被狠狠一刺。

不可置信的望着周寒,嘴角微微颤动,吸了下鼻子天真的问,“因为她妈妈给你买车了?所以你选她?”

被她这么直白的指出来,这令周寒很难堪。

“辛萝,你已经不是孩子了,别再继续对我胡搅蛮缠,我爱美灵,跟物质没有任何关系。你最好听懂我的话,忘了我,找一个比我的好的男生……”

“渣男!”生生打断周寒的话。

辛萝转身抓了一杯倒满红酒的杯子,利落的泼在了周寒脸上。

周围瞬间想起一阵惊呼声,殷红的液体顺着周寒清秀的脸颊滴落,浅色的西装上也是斑驳的痕迹。

周寒额前的发丝狼狈的搭着,脸上道道红色液体,看起来很有几分狰狞。

“辛萝……”

“啪--”

周寒怒声刚出,一声脆响忽然响起。

现场状况在这瞬间陷入混乱,周寒忙接过纸巾擦了下眼睛,看清楚状况后立马上前拉人。

赖美灵还维持着打人的姿势,不知道哪儿的臭丫头,搅了她的订婚宴不说,还敢泼周寒红酒,不打她,明儿江城就是她的笑柄!

正好连带着刚才吃瘪的火一起还了。

“你凭什么打我?你居然敢打我!”辛萝怒了,跟个小无赖似的冲上去就对赖美灵一顿拳打脚踢。。

不说当场围观的人,就连赖美灵自己一样,都没料到辛萝竟敢在这种场合这么撒泼。

赖美灵惨叫一声,当即伸手挡开,尖利的指甲毫不客气的去挠辛萝那张艳丽得跟狐狸精似的脸。

辛萝仗着个子小身体灵活,左闪右蹿,愣是没让赖美灵得趁。

“美灵!”周寒上前拉着赖美灵,看了眼已经激红了眼的辛萝,同样是满腔怒火。

但他还没失风度到怎样的地步,拦着赖美灵劝。

“算了,她还是小,让她走吧,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今天才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别因为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闹得不开心。”

“周寒,我现在还能高兴得起来吗?”赖美灵怒视着周寒,“我要报警,这个疯子破坏我的订婚礼,我要告她,我要她坐牢,一辈子都出不来。”

“美灵……”周寒有一丝慌了,一个进监狱的前女友,他不想看到这种结局。

这时,喧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赖父同一行赖家长辈都走了过来,目光冷冷的看了眼周寒,直接忽略辛萝,看向赖美灵。

“美灵,注意你的身份,别和使市井泼妇一般。”

赖母上前扶着女儿的手,怒其不争道:“跟这种疯丫头争风吃醋,美灵,妈妈教你的你都忘了?”

周寒心底惊了一跳,低垂着脸不敢看赖家的人。

“我……”赖美灵委屈出声,有明显的哽咽。

赖母眼眸轻抬横了眼周寒,要不是女儿坚持非周寒不可,周寒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周寒啊,妈对你,更失望!”赖母冷冷出声。

周寒底气极弱的点头,这瞬间想起的是赖母送他的那辆豪车还有别墅。

“妈,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望了,您相信我,我保证把事情处理好,不让美灵伤心。”周寒认真的保证道。

辛萝面红耳赤的望着那个对赖家人唯唯诺诺的男人,眼泪直接就滚了下来。

金钱真是个好东西,曾经清风明月的男人,说要赚很多很多钱养自己,日日嘘寒问暖,如今变成赖家的一条狗似的,摇尾乞怜。

“周寒,我对你也,很失望……”

辛萝的话断断续续的出声,周寒忽然转身,面容依旧俊美清朗,但目光寒冷,“辛萝,你走吧,再闹,我叫保安来请你出去。”

“周寒,你真是好样的。”辛萝嗤笑,“愿你心中的白玫瑰,终有一日成你心尖针,食不下咽!”

赖美灵拳头紧握,终于忍受不了,大声哭喊,“周寒!让她滚!”

“服务员,请保全进来,把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赶出去。”周寒直接转身喊人。

辛萝脸色一白再白,狠狠咬着牙,目光一一划过这些人,她要牢牢记住这些人,这些人带给她的屈辱,还有周寒,从此一刀两断。

两名身形高大的保安很快走了进来,围观的人群识趣的让开,赖家人全都冷眼看着,并没觉得半点过分,甚至一丝目光都没有分给她。

辛萝忽然冲向周寒,手指着自己,望着他问:“如果我也很有钱很有钱,我也去包一个小白脸,高兴了赏他口饭吃,不高兴了随便打骂,反正是我的狗,我养他,就是再造之恩。”

“辛萝!”周寒面色红白相加,这种话,从她口里说出来,只会令所有人觉得他龌龊。

辛萝大眼忽闪忽闪的,抿唇一笑,“你叫我做什么,恼羞成怒了,我说的是狗,怎么你觉得这个狗和你一样?”

“胡言乱语,我和美灵是真心相爱,保全赶她走。”

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轻声细语的大厅里许多人都面带尴尬。

这可是,看了出好戏啊。

赖家公关也是水平不凡,三言两语就将现场救了回来,而补好妆的赖美灵依然小鸟依人的挽着周寒手臂出现在众人视线,似乎,刚才的插曲都不存在一般。

辛萝被扔了出去,狼狈的趴在地上好久都没爬起来。

在人来人往的酒楼门口,由着进出人的打量,她哭得泣不成声。

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说扔就扔,一点都不带怜香惜玉,真是气死了。

更气的是,她被五大三粗的保全一推,新买的高跟鞋坏了!

她花了三百块买的!

心疼死了,看着鞋跟断了的高跟鞋,辛萝越想越委屈,好多钱呢,委屈得一下就哭出来。

躲在树荫下,翻开小包包,拿了张纸巾出来胡乱擦着脸。没镜子看不到脸,但妆无疑已经花了。

这妆,是她现学现画,捣鼓了半下午才画上的,而现在,像个小丑。

辛萝不知道,她妆花完了,丑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路边停了辆加长版豪车,离辛萝面前不过两米远,黑漆漆的车子,跟打了层蜡一般油光蹭亮。

车前座的司机不在,外面人压根看不到车后座坐的男人。

靠着树干,搂着银色高跟鞋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成功引的起了车内男人的注意。

第3章 三百块

男人微微侧目,冷戾的目光穿透车窗落在女人身上,他真没见过哭得这么形象毫无的女人。

继而在她花猫一般的脸上停留了两秒钟。无意识的,竟然勾起了丝极淡的笑意。

这是,万圣节到了?

男人目光很快撤了回来,合上手里的资料闭目养神。

哭得差不多了,辛萝抱着树干,腿有点发麻,想看看公交在哪儿,坐公交回学校。

刚走一步,就听到咔嚓的声音。

辛萝迟疑了一秒,缓缓低头。

另外一个鞋跟也断了!

辛萝忍不住了,刚刚收回去的眼泪,瞬间又汹涌而出,那个售货员绝对是坑她,三百块的鞋子,说断就断!

起码等她回学校呀。

大抵是越想越伤心,辛萝脱了另外一只鞋,再次蹲在地上嗷嚎大哭。

她被人甩了,还被人骗了三百块,就委屈,就想哭。

辛萝破罐子破摔,半点不在意引来路人的视线,嗷嚎声儿穿透力还挺强。

两米开外车内的男人微微拧眉,掀开眼眸看出去,暗沉的面色看来很是不悦。

这也是想吸引他注意的女人?不然他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让那女人特意跑他跟前来哭了一通又一通。

这些女人,为了攀附权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男人拉开目光,不再多看。

悠扬的铃声忽然响起,顿了下,辛萝察觉是自己手机,赶紧从小包里拿出电话,是小白的。

她这时候才想起来,小白她们还在绝地等她和周寒呢。网购的绝地门票,是一楼价格最低的豪华包厢。虽然是网上团购的劵,但也花了她好几大百。

以绝地在江城娱乐场所的龙头地位,根本不需要这些营销手段来扩大客源。这次优惠活动,辛萝觉得大抵是幕后老板,脑子出问题了。

说是亲民,但开团只有一小时,并且名额有限。辛萝能抢到绝地的劵,也算是运气了。

小白在电话里一阵叫嚣,一宿舍人都等他们俩呢,实在不耐烦了才来电话催。

辛萝吸着夜风中的凉气,低声说:“我马上过来。”

“你大点声儿,听不见。”小白在电话里头扯着嗓子喊,那头热闹的声音少许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辛萝清了下喉咙大声说:“你耳聋啊,我过来了!”

挂了电话,重重吸了口气,心情很糟糕,已经没有玩的兴致,可绝地的劵是她花了钱的,凭什么不用?

擦了一把脸,站起身,给劲儿的甩了几下脑袋,没有周寒,没有高跟鞋,她一样能活得很好。

收拾好了情绪大步往前走,走了几步,又折回去,停在刚才那辆拉风的车边,微微俯身,小脸子往车窗凑近了些看。

哎哟喂,真是辣眼睛。

小白说这眼线液和眼影是防水的,防个屁的水,她脸全黑了,一块一块的蹭在脸上,她是个美女,还是个青春年少的美女!她颜值就没这么低谷的时候。

翻开小包包,她不会化妆,补妆是补不了,这辈子都补不了。

辛萝扯了张湿纸巾,对着反光效果极好的车窗就擦脸。

白皙的俏脸渐渐露出来,幼嫩的皮肤依旧水灵得能掐出水来。

随着辛萝将脸上乱七八糟的颜色擦干净,车内的男人目光也有几许波动。

竟然是个小美女,白生生的小脸子看得出她年纪不大,不过那衣服……

外面女人微微俯身,男人目光自然往下移,正好将那风景看了个清楚。

男人拧眉,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辛萝半点没察觉车里有人,眼睫毛半只飞了起来,索性把假睫毛也撕了,重新扯了张湿巾出来,把一张脸擦得干干净净。

然后站起身,看着车窗反射出来的自己,长长吐了口气。

转身,顿了下,又撤回去。转动着眼珠子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快速把小包包搁车顶上,伸手整理了下鼓满的胸脯,然后拽着抹胸礼服往上提,硬把露出来的地方塞了进去。

“呃……”辛萝吸气,缓缓吐出。

好紧啊,都说这衣服小了,小白非要她穿这件儿。这衣服,当然不会是买的,是从影楼租的,她好怕把衣服给撑坏了,到时候没钱赔人家。

辛萝整理好后,又压了压胸口,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拿着小包包转身离开。

车内男人愣了好大会儿才缓过神来,亲眼目睹一个女人的“变脸”,

看着扬长而去的女人,看来是他想多了,并不是冲他来的。

没多久,司机上来了。带上车门后,转身将取来的资料递给车后座的男人,“唐爷,钱二少上午让人送来的文件,您看看。”

后面人伸手接过,车顶灯光打亮,男人快速翻了翻,然后将资料放开一边。

“走吧。”男人低声道。

“是。”前面人恭敬出声。

车子在绝地外停下,泊车小弟一见着车牌号,立马变了脸色,匆匆上前将车门来开,恭敬喊了声:

“唐爷,您来了。”

男人身高腿长,紧实的长腿藏在西装裤下,挺拔伟岸的身姿往前一立,当即引来不少人侧目,英气逼人的冷硬面颊足以令女人脸红心跳,然而其周身强大的气场却令人望而祛步,迫人的压迫感令靠近他的人倍感压力。

从驾驶座上下来的陆宵快步跟上,低声报备着绝地幕后老板的资料。

唐非聿并未多言,提步上前,绝地的经理已经快步迎了出来,亲自引着这位爷进去。

辛萝付了车费,从出租车里下来,抬眼望了望这座金碧辉煌的巍峨建筑,有些底气不足。

进绝地本对她等这样的小百姓,本来就难,这次的票还规定,必须得在下午六点前进入绝地。而现在,早已过了那个点。

所以,这让辛萝心里没底。

能进去吗?应该可以吧,小白她们都已经在里面了。

辛萝吐着气,有些紧张,没想到她竟然也能高端一把。抛去周寒的影响,踩着换好的小白鞋直接往里面走。

上了台阶,装作若无其事的进去,然而……

“小姐,请出示贵宾卡。”门口的大汉将人拦住,刻板的出声。

第3章 三百块

男人微微侧目,冷戾的目光穿透车窗落在女人身上,他真没见过哭得这么形象毫无的女人。

继而在她花猫一般的脸上停留了两秒钟。无意识的,竟然勾起了丝极淡的笑意。

这是,万圣节到了?

男人目光很快撤了回来,合上手里的资料闭目养神。

哭得差不多了,辛萝抱着树干,腿有点发麻,想看看公交在哪儿,坐公交回学校。

刚走一步,就听到咔嚓的声音。

辛萝迟疑了一秒,缓缓低头。

另外一个鞋跟也断了!

辛萝忍不住了,刚刚收回去的眼泪,瞬间又汹涌而出,那个售货员绝对是坑她,三百块的鞋子,说断就断!

起码等她回学校呀。

大抵是越想越伤心,辛萝脱了另外一只鞋,再次蹲在地上嗷嚎大哭。

她被人甩了,还被人骗了三百块,就委屈,就想哭。

辛萝破罐子破摔,半点不在意引来路人的视线,嗷嚎声儿穿透力还挺强。

两米开外车内的男人微微拧眉,掀开眼眸看出去,暗沉的面色看来很是不悦。

这也是想吸引他注意的女人?不然他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让那女人特意跑他跟前来哭了一通又一通。

这些女人,为了攀附权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男人拉开目光,不再多看。

悠扬的铃声忽然响起,顿了下,辛萝察觉是自己手机,赶紧从小包里拿出电话,是小白的。

她这时候才想起来,小白她们还在绝地等她和周寒呢。网购的绝地门票,是一楼价格最低的豪华包厢。虽然是网上团购的劵,但也花了她好几大百。

以绝地在江城娱乐场所的龙头地位,根本不需要这些营销手段来扩大客源。这次优惠活动,辛萝觉得大抵是幕后老板,脑子出问题了。

说是亲民,但开团只有一小时,并且名额有限。辛萝能抢到绝地的劵,也算是运气了。

小白在电话里一阵叫嚣,一宿舍人都等他们俩呢,实在不耐烦了才来电话催。

辛萝吸着夜风中的凉气,低声说:“我马上过来。”

“你大点声儿,听不见。”小白在电话里头扯着嗓子喊,那头热闹的声音少许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辛萝清了下喉咙大声说:“你耳聋啊,我过来了!”

挂了电话,重重吸了口气,心情很糟糕,已经没有玩的兴致,可绝地的劵是她花了钱的,凭什么不用?

擦了一把脸,站起身,给劲儿的甩了几下脑袋,没有周寒,没有高跟鞋,她一样能活得很好。

收拾好了情绪大步往前走,走了几步,又折回去,停在刚才那辆拉风的车边,微微俯身,小脸子往车窗凑近了些看。

哎哟喂,真是辣眼睛。

小白说这眼线液和眼影是防水的,防个屁的水,她脸全黑了,一块一块的蹭在脸上,她是个美女,还是个青春年少的美女!她颜值就没这么低谷的时候。

翻开小包包,她不会化妆,补妆是补不了,这辈子都补不了。

辛萝扯了张湿纸巾,对着反光效果极好的车窗就擦脸。

白皙的俏脸渐渐露出来,幼嫩的皮肤依旧水灵得能掐出水来。

随着辛萝将脸上乱七八糟的颜色擦干净,车内的男人目光也有几许波动。

竟然是个小美女,白生生的小脸子看得出她年纪不大,不过那衣服……

外面女人微微俯身,男人目光自然往下移,正好将那风景看了个清楚。

男人拧眉,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辛萝半点没察觉车里有人,眼睫毛半只飞了起来,索性把假睫毛也撕了,重新扯了张湿巾出来,把一张脸擦得干干净净。

然后站起身,看着车窗反射出来的自己,长长吐了口气。

转身,顿了下,又撤回去。转动着眼珠子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快速把小包包搁车顶上,伸手整理了下鼓满的胸脯,然后拽着抹胸礼服往上提,硬把露出来的地方塞了进去。

“呃……”辛萝吸气,缓缓吐出。

好紧啊,都说这衣服小了,小白非要她穿这件儿。这衣服,当然不会是买的,是从影楼租的,她好怕把衣服给撑坏了,到时候没钱赔人家。

辛萝整理好后,又压了压胸口,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拿着小包包转身离开。

车内男人愣了好大会儿才缓过神来,亲眼目睹一个女人的“变脸”,

看着扬长而去的女人,看来是他想多了,并不是冲他来的。

没多久,司机上来了。带上车门后,转身将取来的资料递给车后座的男人,“唐爷,钱二少上午让人送来的文件,您看看。”

后面人伸手接过,车顶灯光打亮,男人快速翻了翻,然后将资料放开一边。

“走吧。”男人低声道。

“是。”前面人恭敬出声。

车子在绝地外停下,泊车小弟一见着车牌号,立马变了脸色,匆匆上前将车门来开,恭敬喊了声:

“唐爷,您来了。”

男人身高腿长,紧实的长腿藏在西装裤下,挺拔伟岸的身姿往前一立,当即引来不少人侧目,英气逼人的冷硬面颊足以令女人脸红心跳,然而其周身强大的气场却令人望而祛步,迫人的压迫感令靠近他的人倍感压力。

从驾驶座上下来的陆宵快步跟上,低声报备着绝地幕后老板的资料。

唐非聿并未多言,提步上前,绝地的经理已经快步迎了出来,亲自引着这位爷进去。

辛萝付了车费,从出租车里下来,抬眼望了望这座金碧辉煌的巍峨建筑,有些底气不足。

进绝地本对她等这样的小百姓,本来就难,这次的票还规定,必须得在下午六点前进入绝地。而现在,早已过了那个点。

所以,这让辛萝心里没底。

能进去吗?应该可以吧,小白她们都已经在里面了。

辛萝吐着气,有些紧张,没想到她竟然也能高端一把。抛去周寒的影响,踩着换好的小白鞋直接往里面走。

上了台阶,装作若无其事的进去,然而……

“小姐,请出示贵宾卡。”门口的大汉将人拦住,刻板的出声。

情路漫漫皆是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情路漫漫皆是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爱无止尽小说精彩阅读小说名:爱无止尽目录预览:《爱无止尽》《爱无止尽》《爱无止尽》《爱无止尽》《爱无止尽》他们结婚了,就在偷香事件发生后不久。一场原本该在五年前完成的婚礼,在亲朋好友满怀疑惑的祝福下,五年后终于有了人人称羡的圆满结局。陆建勋三个字,在她生命中消失了五年。“我最爱的奶奶、亲爱的老婆大人,我肚子好饿。”他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家常话,给人错觉是天天早出晚归的标准上班族,而不是习惯浪迹天涯的旅人。“快坐下来吃饭。陈嫂,麻烦再多添一副碗筷。”她的孙媳妇儿确实是个可造人才,五年来,陆氏在...

  • 原标题:神医凰后免费小说名字:神医凰后目录预览:第1章:被遗弃的天才少女1第2章:被遗弃的天才少女2第3章云来楼的会面第4章:凤舞江山的少女第1章:被遗弃的天才少女1君武帝国,帝都。凤舞还只有八岁。噗——左清芸手中一柄紫色冷剑刺入凤舞眉心处!一滴琥珀色的凤凰真血被剑尖挑出,悬浮在半空。左清芸左手一抓,便将那颗琥珀色血珠抓在手中,噗嗤一声,直接捏爆!满手的鲜血,但是左清芸脸上却发现一抹诡异的冷笑。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到蜷缩的小女孩,左清芸冷笑一声:“凤舞!这个世界上,拥有凤凰真血的人只能有一个!既然已...

  • 原标题:林先生的挚爱娇宠全文免费阅读-林先生的挚爱娇宠小说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林先生的挚爱娇宠目录预览:《林先生的挚爱娇宠》《林先生的挚爱娇宠》《林先生的挚爱娇宠》《林先生的挚爱娇宠》“林夜沉,你站住!”思君已经在凌云集团大厅等了两个小时,现在看到被人蜂拥着的林夜沉便飞快的冲上去挡在他的面前。林夜沉眉目精致眼神冷漠甚至厌恶的看着挡住路的思君。思君着急的看着林夜沉说道:“林夜沉你听我解释!”“思君,你就这么喜欢我吗?不惜害死孙雪?”林夜沉不想听思君说半个字,现在看到思君都觉得无比恶心,所以他绕过思君...

  • 原标题:【今日20200407】推荐《契婚宠妻甜如蜜》在线阅读小说名:契婚宠妻甜如蜜目录预览:第1章女人,我不会娶你第1章女人,我不会娶你第2章狗血,和前男友同一天订婚第2章狗血,和前男友同一天订婚第3章嫉妒可以毁掉一个人第1章女人,我不会娶你“别碰我,你别碰我!走开……”昏暗的房间里,言晚惊慌失措的朝着床脚躲,可她退一步,面前男人高大的阴影就逼近两分。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鬼,要将她撕碎。“别过来……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呵。”低沉暗哑的笑声在黑暗中荡开,轻蔑而又危险。有力的大手突然扣住她的下巴...

  • 原标题:今日20200407推荐小说之《超级老公宠我上瘾》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超级老公宠我上瘾目录预览:《超级老公宠我上瘾》《超级老公宠我上瘾》《超级老公宠我上瘾》《超级老公宠我上瘾》大雨,倾盆。哒哒哒……梁千夏奔跑在泥泞的山路上,看前面有个山洞,冲了进去。“呼……”梁千夏喘着气,捋了捋淋湿的头发,喃喃着抱怨,“好好的毕业旅行,怎么会迷路了呢?手机也没有电了……这可怎么办啊?”突然,小腿上一紧,像是被什么给缠住了?“啊——”梁千夏本能的失声尖叫,“谁、谁啊?啊——”又是一声惨叫,梁千夏失去重心,被...

  • 原标题:《医女染霜华》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200407】书名:医女染霜华目录预览:第一章重获新生第一章重获新生第二章前世别墅第二章前世别墅第一章重获新生佑乾王朝,佑鹰十三年。男子坐在龙椅上,若有所思的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略带紫色的闪电自天空划过,随之,黄豆般的大雨倾盆而下。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信步走了进来,虽然外面大雨倾盆,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沾上一滴雨滴。只见他手持一个罗盘,罗盘的指针轻轻晃动着。“国师,你来了。”龙椅之上的男子冲国师微微一笑,“怎么样?”“陛下请看。”国师举起了手中的...

  • 原标题:总裁有病,得治!结局小说名字:总裁有病,得治!目录预览:第9章唇瓣水润,饱满第10章叫老公第11章真是个奇怪的男人第12章富得只剩下自己第13章来自继母的警告第14章惊艳第15章要想过得去,总得带点绿第9章唇瓣水润,饱满见文周周马上就快没有了踪影,文心庭心底不服气,她想要知道为何商璟会选择文周周,同时,她又担心文周周会趁此机会不听从文世豪的意思行事,也跟着起身。等她追出去,就见文周周正站在不远处。商璟正要上车,修长清瘦的身形在夜里格外瞩目,道路不远处闪烁着的灯光,将商璟落在地面上的身影拉...

  • 原标题:今日20200407推荐小说之《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林小惜的前世第三章沈夕的前世第一章重生“夕夕,怎么还不醒呢?”谁在说话,朦胧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夕夕,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耳边的声音,且越来越清晰。闷哼一声,林小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酸痛不已。这是哪?林小惜挣扎着坐起身来,她不是被车撞下山崖死了吗?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士,看到林小惜醒来,紧张的说道,“我的宝贝你可吓死我了,昏迷了...

  • 原标题:小说许我一场空欢喜在线阅读小说:许我一场空欢喜目录预览:《许我一场空欢喜》《许我一场空欢喜》《许我一场空欢喜》《许我一场空欢喜》言惜不知道自己在病房坐了多久,直到手脚传来麻痹感,她才擦干眼泪,准备离开。许是坐太久了,忽然的起身让她感到眼前一黑,当她准备好再次摔倒的时候,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惜惜,你没事吧?”是安又淼。“惜惜,你的手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腿上怎么也有?”说着正要拉着言惜去包扎。迎面撞上苏泽俊。他双手握成拳头,冷冷的盯着相互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刚刚对言惜出手,苏泽俊并不认...

  • 原标题:如愿所爱免费阅读大结局小说名称:如愿所爱目录预览:《如愿所爱》《如愿所爱》《如愿所爱》《如愿所爱》夏溪跌坐在病床上,泪眼朦胧地望着韩旭摇了摇头:“我答应过你,多多只会是你儿子。”韩旭天生不能生育,这几年他为她付出太多,只在她的病爆发以后,提出一个条件。孩子归他。韩旭对待多多,跟亲生的没两样,多多也十分喜欢韩旭。孩子给他,她能走得放心。“夏溪,我没关系的。”“我有关系!”夏溪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你不要说了,回家陪多多吧,等我解决夏家的事,我就回去。”韩旭看着执拗的女人,叹了口气:“有事打...